武汉代孕网
网站banner图片

热门推荐

文章推荐

当前位置:武汉代孕 > 助孕妈妈 > 正文
24
来源:http://daiyune.net  时间:2019-07-30
摘要:老照片本文附上的三张黑白照片,都是翻拍的。我第二和第三次到古巴,主要找老华侨访谈,希望记录一下他们的经历。这几十年来古巴华侨处于近乎与世隔*的状态,忽然有我这样一个
老照片

本文附上的三张黑白照片,都是翻拍的。我第二

和第三次到古巴,主要找老华侨访谈,希望记录一下

他们的经历。这几十年来古巴华侨处于近乎与世隔*

的状态,忽然有我这样一个老远从香港来的人找上门

,要聆听他们的故事,还说是个大学教授,惊讶之余

他们一般都乐于协助,当中有几位特别热心,从家里

翻出尘封的老照片和旧刊物,拿来给我看,这三张就

是如此这般翻拍下来。

题有《古巴华侨公立中华学校员生摄影》的一张

,出自一本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杂志,中、西文印刷

,看来是向洋人介绍当时古巴华侨社会情况的刊物。

此时期的华侨社区相当辉煌,人数好几万,各行各业

兴旺,夏湾拿华埠号称全美洲*繁荣、*漂亮。照片

是中华学校师生的合影,以一间孤悬海外的学校来说

,算得上有规模。我访谈的华侨当中,有几位在古巴

出生,他们小时候在这间学校读书上课,上午学中文

,下午学西班牙文,学费一个月五元。当时不少华侨

还是旧观念,强迫子女读中文,规定家里要说中文,

以为有朝一日会落叶归根,返回唐山老家。于是,学

校有足够的生源。

访谈过的华侨当中,有一位李月娟女士,1952年

出生于夏湾拿,是这间学校*后的学生之一。她在中

华学校读了三年,直至古巴革命,学校停办为止。李

女士现在还保留了这三年的学业手册,特意拿来给我

看,内里登录着中文科的成绩,有读书、默书、背诵

、认字、讲解、写字、联句作文等好几项。李女士带

来给我看的,还有一张大照片,里面有学校教员和学

生,当时的校长叫高世英,校务主任叫马效贤,华人

教员三位,西人教员三位,学生共一百〇六人,从面

孔看,不少是混血儿。学校的名字,此时已改为“公

教华侨学校”,何以如此,我没有细究。由于小时候

读过中文,父母都是中国人,李月娟直到现在依然可

以说中文,虽然表达起来有时显得困难。

追溯这间学校的历史,倒也久远。中国有现代意

义的**外交,始于光绪朝,*早遣派出国的官员中

,有一位同时出使美国、西班牙和秘鲁三国,由于当

时古巴在西班牙统治之下,也属于这位大使的管辖范

围。光绪十二年(1886)张荫桓出任这个职位,是继陈

兰彬、郑藻如之后的第三任大使。他比较关心华侨教

育,在出使的三年期间,督促驻旧金山、夏湾拿和利

马等地的领事馆联络当地侨领,开办华侨学校,并且

亲自参与制定章程,这在张荫桓的日记中有记录。古

巴的中文学校,就是这样设立的。屈指算来,这间华

侨学校从创寺到结束,经历了七十年。

李月娟带来给我看的照片中,有一张是在酒席上

拍摄的,也引起我很大的兴趣。照片中坐在前排、眼

望镜头的小女孩,就是李月娟,当时四五岁。旁边是

她的母亲和父亲。她还有一个哥哥,当时二十多岁,

坐在*右边,没有被拍进来。这次的酒席相当热闹24

有济济一堂的气氛。据李月娟回忆,宴会地点是太平

洋酒楼,位于夏湾拿华区的中心,整整一幢大楼好几

层。这酒楼和三份中文日报、三间放映中文电影的戏

院、四个粤剧戏班,共同见证了当时古巴华侨社会的

兴盛。2010年我**次到古巴时;太平洋酒楼虽然已

经停业,了无生气,但外墙上的名字还清晰可见;*

后一次再去时,外墙粉刷一新,大楼正在维修,准备

改作孔子学院办公和上课之用,古巴人和华侨的后代

将来可以到这里学中文,另一段历史正准备从这里整

装出发。

这张酒席照片特别引起我注意的,还有里头的几

位女性。古巴华侨社会向来男性占*大比例,拍摄这

照片的年代,算是女华侨*多的时期,但也不超过5%

。这是从前的常态,由于观念,也由于经济能力,华

侨一般只身在海外谋生,妻子儿女有的话也留在乡下

,等到有了积蓄,就回去探望一下,我祖父和我父亲

就是这样。李月娟的家庭在当时属于少数,是比较幸

运的少数。

李月娟的父亲李华章十四岁时到达古巴,这是抗

战以前的事。初到时做斩蔗的工作,**辛苦,钱也

少。后来改去种瓜菜,积了点钱,买下一个瓜菜摊档

在市场里卖瓜菜,再积了点钱,然后回乡结婚,婚后

自己返回古巴继续挣钱。再之后,钱积够了,就办理

了妻子和在乡下出生的儿子过来,这是1951年的事情

,当时中国解放不久,华侨家眷出洋的门户还未关上

。他妻子黄竹女没有读过书,不识字,到达古巴的翌

年,生下了李月娟,一家四口,成了华侨当中令人羡

慕的完整家庭。我祖父、父亲这时候也在古巴,两人

都只身,只能通过写信和家人联络。

1959年古巴革命,之后一切国有化,李月娟父亲

的瓜菜摊和太平洋酒楼命运相同,都被没收。华侨接

踵离开,我祖父、父亲相继回到香港,但李月娟一家

没有走,留下来继续生活,到了如今,她的父母亲和

哥哥已经去世,照片中的一家四口,现在只剩下李月

娟。总计从中国前来**仍在古巴的华侨,只剩下不

到二百人。

看李月娟的老照片,我感触很深。她和我相差一

岁,我父亲当时如果和她父亲一样,将妻儿带去了古

巴,我的身影,也许就出现在这些照片上。

P4953


洛阳代孕多少钱